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九章 杀戮之都(上)【点击加更】

作者:The。Only本书字数:K更新时间:
    “你到这里已经两年了。( 起笔屋)”白衣斗罗道,“各方面都有所提升。魂力也达到了38级并获取了第三魂环。下面我要带你去一个地方,那里能训练你的杀气。”

    “杀气?”我奇怪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白衣斗罗道,“往往在一些时候,杀气能增强你的阵势,也可以做到恐吓作用。跟我来。”说着,白衣斗罗带着我往前走。不知走到了哪里,只知道走了很长时间,大约有三四天。

    前方是一座小镇。这还是我接受白衣斗罗特训之后第一次看到城镇。心中不禁泛起一丝别样情感。这座小镇看上去不大,但刚一踏入,我却感觉到周围的气氛有些怪怪的。我也说不出为什么,但总是觉得周围地人身上都有一种特殊的寒意。

    白衣斗罗带着我走进了一家酒馆。

    这家酒馆里空气十分浑浊杂还交着一些浓烈的酒味,在这里所有的装饰竟然都是黑色的。外面虽然是白天,可一走进这里,却就有一种阴冷黑暗的感觉。

    此时,酒馆内大约坐了三成左右,虽然这里空气浑浊,但却很少有人说话,所以显得十分安静。

    我与白衣斗罗的到来吸引了不少目光,但大都也只是惊鸿一瞥,就从我们身上掠过而去。也有一些人盯着我看,似乎惊讶我的年龄。

    白衣斗罗在角落处找了个位置坐下,我便跟了上去。一名身穿黑衣。脸色淡漠的服务员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要点什么?”

    白衣斗罗一改对我的亲切,冷冷地说道:“两杯血腥玛丽。”

    服务员脸色微微一变。“你确定?”

    白衣斗罗冰冷的眼神一扫:“嗯。”

    一会儿的工夫,两杯浑浊的液体被端了上来。液体呈现为暗红色,散发着一股浓浓的腥味儿,就像鲜血一般刺鼻。

    我皱了皱眉,白衣斗罗却端起一杯一饮而尽。抬起头看向我:“喝了它。”

    我迟疑了一下,缓缓端起酒杯,“这是什么?好难闻。”

    白衣斗罗没有回答我的问题:“喝了它!”

    我看向白衣斗罗那空空的杯子,深吸了口气,猛的闭上双眼,一口就将杯中的液体灌入腹内。

    那液体有些咸,并且带着几分酸涩。浓烈地血腥味儿瞬间弥漫在我地味觉与嗅觉之中。这分明就是血的味道。

    白衣斗罗看着我喝下去,然后微微一笑,淡然道:“你刚才喝的是一杯人血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即使我猜到了几分,但脸色还是瞬间变得一片苍白,本就因为味道的不适应有些想吐的我,在听到这话时,猛地把头扭到一边,吐了起来

    剧烈地呕吐打破了酒馆中的平静,也吸引了所有客人的视线。哄笑声响起。“这是哪儿来的雏儿?滚回家去吧。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一杯血腥玛丽也消受不起,还想获得进去的资格?”

    “哈哈,回家找你妈妈吃奶去吧。”

    各种龌龊的声音在酒馆中弥漫,那些酒客似乎在压抑中找到了一个宣泄的点,毫不保留的打击着我。

    将腹中的一切吐净,也没能将那股血腥味儿彻底抹出,我险些连胆汁也要吐出来了。现在真想来杯水漱漱口中那浓烈的血腥味。

    过了一阵,当我勉强抬头看向白衣斗罗时,白衣斗罗却抬起手,指向那些正在嘲笑我的人,“去杀了他们。”

    嘲笑声嘎然而止,每个人看向白衣斗罗的目光都变得怪异起来。

    我也没想到白衣斗罗会给自己这样一个要求,心中顿时有些迟疑了。

    白衣斗罗皱了皱眉,开口道:“你不是要变的强大吗?那么,照我的话去做。”

    我深吸口气,压抑着口中那浓烈的血腥感缓缓站起身。

    白衣斗罗的声音从背后传来:“对敌人仁慈,就是对自己残忍。能够走到这里的人,没有一个无取死之道的。包括你、我在内。杀掉他们,一个不留。”

    没等我动手,距离我最近的一名大汉已经猛的蹿了起来:“老子先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一柄牛耳尖刀从刁钻的角度刺出,直取我心脏位置,这个人显然很有经验,出刀的位置刚好能够从我的肋骨缝隙钻入。

    杀气,这是白衣斗罗在培养自己的杀气。想到这,我动了。我本来也不是一个仁慈的人,对敌人仁慈,就是对自己残忍。

    伸出左手闪电般的握住刺来的尖刀,我的力气比一开始增长了许多,握住一个尖刀自然没有问题。我就是让他进也不行,退也不行。呵呵,这就叫做进退两难。

    我右脚上前一步,目光已经变冷,嘴里还泛滥着那血腥的味道,一股冰冷的寒意从我瞳孔中释放而出。既然要培养我的杀气,那就来吧。我不是胆小之人,我唯一的目标就是变得强大。

    我用力挥出右手,打在壮汉胸口处,这一掌并没有魂力,而是单凭力气。

    “砰!”那名身材高大的壮汉,身体被打的直接飞了出去,胸口上一个明显的红手印,而手印处竟有些微微内陷。嘎吱嘎吱的骨骼破碎声清晰的传遍酒馆内每一个角落。而大汉已经口吐白沫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美丽的蓝银花放出,一朵朵的飘浮在空中。

    此时,我已经看清楚,在酒馆内除了自己和白衣斗罗还有服务员以外,有二十三名客人,当然,算上那个被自己打晕的那名壮汉。

    在那二十三人中,一人昏迷,有五个人飞快的释放魂力,剩余的十七人也毫不犹豫的抽出了自己的武器。竟然没有一人逃走。

    “这是考验,是杀戮之都给我们的考验。杀了他,我们就能进入杀戮之都。”不知道是谁呐喊了一声,所有人的眼睛都变得通红。状若疯狂的朝着我扑来。

    二十二人,只有五个是魂师,最强大的一个也只不过是四个魂环而已。

    三个魂环亮出:紫,紫,黑。每一个都是跨级吸收。

    蓝银花放出一些紫色的烟雾。这便是我的蓝银花的第一魂技:毒雾。他可以自由控制范围,放出毒雾。

    在场的二十三人无一幸免,就算那名魂宗也没有逃脱,全部痛苦的死去。在他们临死前我说了一句:“你们不该侮辱我的妈妈。”我的妈妈虽然没有见过面,但这更使我不可容忍有人说她的坏话。要知道,我可是个非常护短的人。只要是我认定的至亲之人,谁也不能伤害他们,哪怕是语言上的伤害也不行。

    一具具尸体在我的眼前倒下,鲜血染红了地面。不知为何,我现在竟没有一点反感,对血也不是那么的厌恶了。

    微微点了点头,白衣斗罗冲着我淡淡的道:“看来,我还是小看了你。记住,你要进入杀戮之都,到了那里你能依靠的只有自己,我不会在你身边,更不会保护你。那里没有朋友和伙伴,有的只是敌人。杀掉所有能带给你威胁的人。取得地狱杀戮场的年度冠军,我自然会来接你。记住,你的年限只有三年了。还有,你说的那件事我会帮你办成的,所以,专心历练吧。”白衣斗罗所说的那件事便是我要成立宗门。我要成立一个强大的宗门,好有足够的力量保护我所要保护的人。

    酒馆内的服务员并没有因为死了几十个人而惊慌失措,他就像我一样平静,似乎早已经看惯了这一幕。

    白衣斗罗对我说的话,他自然也听到了。只是脸上更多的却是不屑。

    “杀几个人就想进入杀戮之都么?她还不够资格。”服务员冷冷的说道,“连一杯血腥玛丽也承受不起,凭什么进入?呃……”

    轰——,一团火焰从我手中冒出,直接喷向了那个服务员。我并没有回身去看,只是淡淡地道:“现在我够资格了么?”

    服务员显然不能再给我任何回答。他怎么也想不到我竟然会对他出手,瞳孔渐渐放大。他的身体已经被火烧成了灰烬,不留一点痕迹。

    “你适应地很快。”白衣斗罗微笑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看向白衣斗罗:“因为我要变得强大,那样才能保护住我所爱的人。而且你说过。这里每一个人。包括你我在内,都有取死之道,虽然才生活在一起两年,但是我相信你。这个地方叫做杀戮之都,是么?这就是我要历练地地方。老师,我一定会变得强大的。”我要变得强大,因为我要保护我所爱的人。多么简洁的原因,却成为了我努力的动力。

    我本身就不笨,在呕吐的时候,我就已经想明白。白衣斗罗带自己来到这充满杀戮的世界,自己所能选择地就只有杀戮,否则就是被杀。那呕吐的过程,是他给自己唯一懦弱地过程。他不会允许自己再有第二次。想要变强,就要适应杀戮,不断的杀戮。

    说完这段话,我大踏步地走到酒馆地吧台处。看也不看吧台后已经惊呆的另外两名服务员。抬起手。一掌重重地拍在吧台之上。

    轰然巨响中。吧台化为碎片四散飞扬。露出了地面。

    两名服务员已经看傻了,我召唤出了我的武魂,左手中,那把弓箭在冒着冉冉的火焰。

    “这里就是杀戮之都的入口吧。”没有疑问,只是陈述。握箭,拉弓,一切的动作那么的自然。一束带着火焰的光束重重的冲向地面。

    早在之前杀人的时候,我的精神力就已经探测到了这里的不同。就在这吧台下方,是空洞的。毫无疑问,这座小镇不可能就是杀戮之都,入口,是最合理地解释。我不会去找什么机关,在不同的地方,就要使用不同的方法。

    轰然巨响中。地面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破洞。阴冷的寒风从洞口下方吹拂而上。看向白衣斗罗,却只看见空荡荡的椅子。没有犹豫,纵身下跃。直接跳入了地面地漆黑。我的身体,瞬间被漆黑所包围,整个人没入其中。

    身入黑暗,只是下坠数米,我就已经脚踏实地,不需要光亮,我的紫极魔瞳在黑暗中能够清晰的看到一切。

    这是一条长长的甬道,向下斜斜延伸,阴冷的气息不断吹拂着我的身体,微微感到一丝寒意。但我还是大踏步的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当我前行一千四百六十二步时,一个冰冷的声音突然从四面八方传来:“欢迎来到杀戮之都。这里是地狱地都城,是充满杀戮地世界。在这里,你可以获得自己想要的一切,代价就是你地生命。”

    我释放精神力,但却立刻感觉到这甬道的材质十分特殊,以我的精神力竟然也无法从其中穿透。脸色微微变了变,脸上的神色凝固了几分。但我脚下的步伐却并没有停止。在黑暗之中,我当然不能掉以轻心,放出了一朵蓝银花在前面探路。我的蓝银花可以感受到周围的一切,如果有危险,他会立刻通知我。

    白衣斗罗在来的时候对我说过,杀气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与勇气是等同的。但勇气并不代表莽撞。我是一个看似勇猛的进入,但却从不缺乏谨慎。

    转过一个弯,前面隐约有光亮传来,我微眯双眼,功聚紫极魔瞳,前方的光明顿时在他眼中放大,那是一扇开启的门户。门户另一边,有生命气息存在。

    大踏步前行,我隐约听到了嘈杂的声音,当我走出甬道的时候。在我面前,出现了一百零一人。

    他们全部是黑色铠甲装扮,就连脸部也被头盔完全遮挡,其中的一百人手持重剑。惟有一人端坐于高大的战马之上。他的马身上也覆盖着厚实的黑色铠甲。

    “你违背了规则。”低沉的声音听起来极其冰冷,似乎并不像是从人口中说出的。开口的,正是马上端坐的黑甲骑士。

    我没有看他,把目光投向了他的背后。我看到了是一座黑色的城市。厚实的黑色城墙极为宽阔,那竟然真的是一座城市,而城市的上空,居然悬挂着一颗紫色月亮。月亮很低,似乎距离地面只有不到五百米的距离,再向上看,所有的一切都是黑色,就像是黑夜一般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我违背了规则又该怎样?”我淡淡的问道。

    黑甲骑士声音依旧冰冷,没有丝毫人的气息,“那就必须要接受惩罚。击败我,你就拥有进入杀戮之都的资格。”

    “击败你?”我看似疑惑的问道,“难道不是要杀死你吗?”

    黑甲骑士手中修长的骑士枪缓缓举起,在我两旁的黑甲武士缓缓后退,流出了一块空旷的场地。

    “我是恐怖骑士斯科特。”

    战马骤然加速,黑甲骑士带着惨烈的气息直奔我冲了过来。冰冷的气息弥漫,一股凛然杀气正面扑来。

    召出武魂,却突然发现,自己的魂环竟然没有随着蓝银花的出现而出现。似乎所有的魂技在这一刻都已经失去了作用。

    我没有丝毫惊慌,把蓝银花收回,左手的霸王弓出现。在这一刻,我终于明白为什么白衣斗罗曾经让我在封印魂力的情况下修炼。这杀戮之都,竟然有着特殊的规则,在这里,任何魂技无效。哪怕是魂师,也只能使用最基础的力量。武魂最基本的形态。

    魂技消失,魂力却在,也就是玄天功还在。抬手,拉弓,一股猛烈的箭气凝聚,随着火焰而微微摆动。

    轰——

    一箭射穿整个战队,箭的威力不知有多大,直到射穿最后一个人,也并没有停止,直到射在了远处的围墙上。射穿了的人全部在胸口上有一个洞,洞的周围,则是一片漆黑——那是被剑上的火焰烧的。

    恐怖骑士斯科特却不在马上,在射箭的一瞬间,他跳了起来,从而躲过了攻击。但是人也不会有箭快。他的右腿被一箭射穿,已经焦黑了一大片。右腿的铠甲也化为灰烬。

    我皱了皱眉,按照我原本对对手的计算,这一箭,应该能够结果对方所有人的性命,无一幸免。可这恐怖骑士灵敏的躲了过去,伤了右腿,这才留下了性命。

    一步步向前走去,我仰天望向那紫色的月。心中暗道:不能使用魂技的杀戮之都。我来了。

    ========我是可爱的分界线======

    因为这几章没有漫画,所以与原文有些类似,不过只有2,3章,请大家多多见谅!这是今天的第二更了!这是点击加更哦!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