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七章 三哥和小舞姐

作者:The。Only本书字数:K更新时间:
    自从小舞姐和我还有三哥一战成名了以后,工读生们开始了快乐幸福的校园生活,例如:

    “小舞,原来你真的是只兔子啊!”三哥摸着小舞姐的一只耳朵说道。()『*首*发』

    “真的啊,真的啊!毛茸茸的,真可爱啊!”我也摸着小舞姐的另一只耳朵说道。

    “呀,不要摸拉!”小舞姐害羞的说道。因为俗话说:兔子耳朵摸不得。

    当然,时不时的也会发生一些意外:

    “不要摸人家的耳朵啊!”小舞姐一个过肩摔把三哥狠狠的摔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啊~疼疼!”三哥揉着脑袋说道,“悠儿也摸了,你怎么不说她啊!”

    小舞姐则是搂着我的胳膊说:“小悠是女孩,她摸没有关系。你是男生,所以不行。要不你也变成女的?再说了,我也打不赢悠儿嘛!”

    “。。。。。。”小舞姐总是弄得我和三哥一头黑线。

    我的生活也过得很有规律,又很充实:清晨朝阳初生时,和三哥一起修炼紫极魔瞳。上午正常上课。中午和小舞姐聊天。下午,和三哥一起到铁铺打铁,暗中炼制唐门暗器和防身武器。晚上,和三哥一起倾听师傅的教导。夜里则是修炼玄天功。

    在这一段时间里,我的玄天功突破了第一重,连紫极魔瞳都已经练到了第二层——入微。

    “小舞姐”身份很快被全学院的学生认可。而我,也莫名落了个名号:小悠姐。一开始我死活不想承认这个名号,可是到后来,我知道再怎么争辩,也是无济于事,便默认了这个称号。记得有一次,我和一位同学,为了争论这个称号问题,争论了一个时辰,到后来,还是我败下阵来。

    “小舞姐好!小悠姐好!”一进了食堂便听见一阵齐生生的问好。

    “别那么正式!人家吃饭不喜欢被围观嘛!”小舞姐搂着三哥的胳膊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家该干什么干什么吧!”没错,这就是我。我虽然不讨厌万众瞩目的感觉,可是也不喜欢连打饭都被人盯着。

    “小舞姐和小悠姐打饭,别围观!”一群后援团在维持秩序。

    “我们只是来打饭!”一群无辜的学生喊道。

    “阿姨,今天有新鲜的胡萝卜饭吗?”小舞姐举着饭碗问那个盛饭的阿姨。

    “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每一天中午都要上演的闹剧。

    每当三哥问道小舞姐关于她的修炼问题时,小舞姐都是自信满满的说没问题。如果三哥不信,那么小舞姐就会找一两个学生练练手,以显示她的进步。不过小舞姐天天在玩但实力也在天天进步着。时间就这样一点点过去,很快一学年的时间过去了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“小三,小悠,你们还没有收拾行李?不打算回家了?”小舞姐一边整理行李一边问道。

    “爸爸都不知道去哪了。”我躺在床 上说到。

    “我们没家了。。。。。。你不用管我们了。”三哥一边看着书一边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回,我怎么去你家!”小舞姐说着拿走了三哥的书。

    “你想去我们家?”听了小舞姐的话,我从床 上坐起来说道。

    “何况你们的爸爸有可能回家了,快去收拾行李去!”小舞姐推着三哥,催促着他。

    爸爸。。。。。。一提到爸爸,我就很是激动。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他了,好想他呀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过了一会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“小三,还没有到吗?”小舞姐蹦蹦跳跳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再过一会就到了。”三哥走在最前面说道。

    “到了我家可别失望。我家可是穷的很,没什么好款待你的。”

    小舞姐双手叉腰,大眼睛瞪着三哥道:“你每个月的津贴都省的很,不舍得花,还怕招待我吗?”

    三哥面带微笑的伸出右手,“说到补贴我突然想起来,某人好像还欠我六个银币没还吧。”

    小舞愣了一下,粉嫩的小脸上流露出几分尴尬,每个月一个金币的补贴绝对不算少,不过,她花钱也实在是大手大脚的,看到什么好就买回来,一点也不顾及是否有用,现在她早已有了自己的被褥,不需要和我共用了,从来不会理财的她,一旦没钱花就向三哥借,已经成了习惯。

    “好小气!我不是还给你们的爸爸买礼物了吗!”小舞姐极力争辩道。

    ”。。。。。。"说到爸爸,一时间全部沉默了。我摸了摸腰间的四十八夜思乡情,那里装有爸爸的信,从爸爸离开的时候,三哥把信交给了我,我一想念爸爸的时候就会拿出来看看。四十八夜思乡情里还有带给父亲的铸造锤,几件崭新的衣服,还有几瓶不错的好酒和一些食物。

    "走吧,走吧!不然一会到不了了!"小舞姐首先打破了沉默。

    "好呀,快走吧,三哥!"我附和道。

    "恩。"三哥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很快我们就已经走到了圣魂村,看着家里那破旧的房子,我笑了笑,很是欣慰。家啊,不知道爸爸回来了没有。三哥指着房子说道:"看,前面的铁匠铺就是我们的家。"

    "小三,看!门没关,好像有人呐!"小舞姐指着我们家的大门说道。

    "爸爸!"听到门没关,第一反应就是爸爸回来了,所以我和三哥很快的跑到门前,推开了门。屋里的人并不是爸爸,而是村长爷爷。他正为屋子做打扫。

    "呀!小三,小悠你回来了!"村长爷爷笑嘻嘻地说道。

    "咦?为什么。。。。。。"三哥惊讶地说道。

    "我就猜你这两天回来,正帮你家打扫呢!"村长爷爷回答道。

    "村长爷爷,我爸爸。。。。。。"三个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"。。。。。。没有回来过。"村长爷爷接了下去。听到这话,我和三哥立刻消沉了下去。没有回来,这不也是预料之中的结局吗?可是心里却还是不禁伤心了起来。

    "为什么。。。。。。"小舞姐在一旁自言自语地说道。

    "哦,这是小三的女朋友吗?好可爱的小姑娘!"村长爷爷看向了小舞姐,不知向谁说道。

    "为什么我觉得你像胡萝卜呢?"小舞姐问出了她心里的疑问。

    "哈哈!"村长爷爷召出了他的武魂,"因为我的武魂是胡萝卜呀!"

    小舞姐的眼中充满了渴望:"我喜欢你!因为我的武魂是兔子。"

    一听小舞姐的武魂是兔子,村长的脸色煞时间就变了,变得惨白。村长爷爷想了想,然后飞快的跑走了:"我给你们那吃的去!"随便说了一句,以便逃走。

    三哥一直在旁边不语,望着她寂寞的表情,我的心情也好不到哪去。

    "呐,三哥,小舞姐。陪我去个地方吧!"我开口道。

    "好呀!"小舞姐很快就答应了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此时。。。。。。诺丁初等学院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曼陀罗蛇的外壳,浸泡五个月,三十级魂力仍然无法突破。。。。。。"师傅手拿着一个本子,刷刷的在记录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砰、砰、砰。”这时,敲门声突然响起。

    师傅眉头皱了皱,平时除了我和三哥,根本没有人会到他这里来。

    “来了。”师傅放下手中的书,慢慢地走到门口,打开了门,“您是?”

    门口一个高大的身影从外面走了进来。他穿着一身简单的灰色长袍,戴着帽子,苍老的面庞上刻满了沧桑,一双浑浊的眼睛似乎已经到了风烛残年一般,和他才五十岁左右的外貌毫不相符。

    “你好,大师。”来人的声音低沉而有些沙哑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当这个人刚一进门的时候,师傅全身都下意识的紧张起来,就连魂力也不自觉的遍布全身。

    “你!”师傅一向古井不波的神情骤然大变,双眼瞳孔几乎是瞬间聚焦,死死的盯视着眼前的这个人“你,你是昊……”

    爸爸挥了挥手,阻止师傅说下去,冷冷的道:“我们只见过几面,你竟然还能认出我。”

    师傅的情绪渐渐冷静下来,僵硬的面庞略微牵动了一下,“当年别人都只认为我是个疯子,也只有你说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爸爸摘下了帽子,淡淡的说:“过去的事不要再提了,这次我是为我的儿子和女儿唐三和唐悠而来。

    我希望将他们托付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要离开他们?”师傅死死的瞪视着爸爸,眼神略带凌厉。

    爸爸依旧是一副冷冷的样子,“作为我孩子的老师,我早该来见见你。不过有些事我并不想和你解释。唐三和唐悠是我唯一的牵挂。他们的人生,我希望他们自己去选择。哪怕是一条不平凡的道路。现在跟着我才是对他们的残忍。。。。。。最后,请你任何时候都记住一点!他们是我的孩子!”爸爸一掌拍在了桌子上的曼陀罗蛇的外壳上,曼陀罗蛇的外壳瞬间破碎。

    砰,房门关闭,爸爸高大的身影已经消失。看着房门,师傅站在那里半晌没有任何动作。

    良久,他才缓缓低下头,目光落在碎片上,缓缓蹲下,捡起碎片,嘴角处流露出一丝苦笑,“当年的天骄,竟然成这个样子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圣魂村。。。。。。小山坡上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们陪我来。”我和三哥还有小舞姐坐在以前一起和三哥修炼的小山坡上,看着微波粼粼的海面还有缓缓落下的夕阳。微风吹过我的脸颊,很是惬意。

    “是的,谢谢你,小舞。”三哥望着夕阳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谢我什么?”小舞姐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一直陪着我们。”三哥说道。我看到他眼角处的反光,那是泪。三哥却一直忍着,没有让它掉下来。

    小舞姐噗哧一笑,推了三哥的肩头一下,这一下用力很大,险些将三哥推倒,“别郁闷了。你们的爸爸只是暂时离开而已。总有一天,你们会再见面的。或许,他的离开,只是为了让你们更好的成长,让你们更加坚强。如果你再这样下去,岂不是辜负了他的苦心么?”

    “我就爸爸和悠儿这两个亲人。。。。。。”三哥的脸上浮现一丝苦笑。

    “那你不是还有我呢嘛!”我靠在三哥的肩头上,搂住他的胳膊。在我的记忆里,我们已经很久没有这样了。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!没有爸爸,你还有我这个朋友嘛。我不介意做你姐姐。快,叫声“小舞姐”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“你比我小,要做也是妹妹。”

    “休想。我只做姐姐,不当妹妹。”小舞姐没好气的抬手向三哥头上敲去。

    可是刚到一半,小舞姐的手就被三哥抓住了,三哥认真的看着小舞姐:”你愿意做我的妹妹吗?我真的希望能再有一个妹妹。”

    沉默了一会,三哥望天道:“我家里穷,只有爸爸和悠儿这两个亲人。虽然我们都是天生满魂力,但看得出你和我的不同。我从不敢问你的身世,就是怕连朋友都做不成。你能做我的妹妹么?虽然我还给不了你什么。但我可以给你一个承诺——守护好我的妹妹,是我永不破灭的誓言。今生不渝。”

    看着三哥那认真的表情,小舞姐的双眼渐渐的红了,一些透明的液体滑落脸颊。小舞姐捂住嘴,尽量平息自己的气息:“要是有一天,有很多人想要杀我,那些人又是你打不过的,怎么办?”

    三哥脸上突然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,“那就请他们先踏过我的尸体吧。”

    又是一片寂静,没有人开口,天色渐渐暗了,天上已经露出了几点疏星。

    “哥。”小舞姐用简单的一个字打破了几人之间的平静。

    “妹妹!”三哥微笑的看着小舞姐。

    “那小舞姐还是我的小舞姐,永远的小舞姐!”我的眼上也露出了坚定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嗯!”小舞姐欢快的说。

    “对了!小舞姐,三哥,我送你们一份礼物。”我在腰间的四十八夜思乡情上一抹,拿出了两个鹰爪,那是我特地为小舞姐和三哥做的,“没有做装饰,不要怪我。”

    那两个鹰爪跟之前的那一个差不多,只不过多了些东西。那就是刻在上面的人物和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看!”我亮出了我手上的鹰爪,“我们三个一人一个。这里!”我指了指我的鹰爪上面的图案,“呵呵,这是我。你们的上面也有哦,分别是三哥和小舞姐。还标明了署名哦!”

    “woo!好厉害!”小舞姐拿着鹰爪左看看,右看看,似乎见到了什么新鲜玩意,“小悠,是你自己做的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我点了点头。之后我又为小舞姐做出了详细的解释并教会了她鹰爪的用法。而后来小舞姐逼着三哥送她礼物,结果三哥把上次做的袖箭送给了小舞姐,小舞姐又高兴了半天。一天的时间在送礼物的过程中结束了!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